村中的祖屋作文800字_谁出租了我家祖屋

古诗文大全 编辑: www.symyyzc.com

1、村中的祖屋作文800字

我们村村名“阳关”,因为有一集市,隔天复开一次,所以在四周乡镇中算得上热闹,也正因为这样,我们村算是较富裕的了。

村中有一条长长的路,路两旁矗立着两排整齐的土坯屋,屋顶上是稻草,厚厚的一层,土坯墙上留有一扇小小的窗户,算是白天屋内唯一的光源吧。

据我小时爷爷说,土坯房算是好的了,在那些不方便出入的地方仍有人住在茅草屋内,墙亦不是土坯,是用泥糊上的。幼小的心灵多少有些庆幸,爷爷说,他小时候便住的是那种茅草屋。

儿时的回忆至此中断,我被祖父母带到了在我心目中很大很大的大都市——上海。知道上海,还是从爷爷那10来寸的黑白电视机中听过的,“不夜城”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,在我心目中,上海肯定全是大瓦房,比家中的土坯屋好上不少。

刚至上海,便惊呆了,这哪里是我心中的瓦房啊。作文那一幢幢高楼直入云霄,令我仰望亦见不到其顶,完全颠覆我心中的形象。

家是在上海郊区,那里不似我在路上看到的那般,但当我看到一排排整齐的六层楼房时,也目瞪口呆了,幢幢房屋错落有致,我已担心若不注意,是否能在这一模一样的楼房中找到自己的家。

几年时间未曾离开,老家农村中的土坯屋已渐渐被我遗忘。前些年过年,妈妈因想家便要回老家住上一段时间,带上了我,回到了我已久违的农村老家。

一路睡去,直到被妈妈喊醒,入目的一幢幢漂亮洁白的小平房,有的甚至是两层三层。路面已不再是那满是土坑的马路,已经变为黑光油亮的柏油路了,怪不得我没颠醒,一直睡到现在。

下车后,顿时觉得与儿时的感觉不一样,儿时那土坯屋虽也整齐,但灰暗的颜色令入村的人感到压抑。而如今,全是洁白的墙壁,让我的心也跟着开朗起来。

呼吸着仍旧清新的空气,脑中一片翻腾,如今的农村虽已都盖上新楼,仍不如上海的大厦高楼那般气派,但这里有我的根。看着村中的人们脸上堆满了笑容,我也感到很开心。

抚摸着院中那棵老树,这树是建国那年才十来岁的爷爷亲手种上的,如今已经历六十载风雨,仍然在成长,爷爷已经去了,他再也看不到村中的巨变,我也只有在梦中将这喜人的变化告诉他。

倚在树身上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看着眼前洁白的楼房,我不禁如痴如醉,经历过六十年的风风雨雨,我想村中的这些楼房一定会越来越高,越来越漂亮。

本文作者简介
作者姓名阳包阴 作者年龄15岁零7个月
在读学校花照中学 在读班级初三1班
性格特点活泼好动 家庭成员爸爸、妈妈
平时爱好滑旱冰 平均成绩96分
指导老师姬狩 老师职务任课老师

2、谁出租了我家祖屋

孙荣轩在城里买了一套房,按揭的。自己每月的工资交了月供,只得靠老婆的工资过活。如此一来,日子就过得紧巴。有时候从老婆手中要钱花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于是他想到一个主意:卖掉祖屋。

孙荣轩的父母均已过世,乡下的祖屋空着。房子虽说是砖木结构的,但位置还不错,时下正值新农村建设,说不定还能卖个两三万块钱,解解燃眉之急。再说了,没有人住,房子闲着也是一种浪费。

孙荣轩做好打算,于一个周末回到乡下,先找到一个本家堂哥,让他放出售房的消息去。

当天晚上,他把一间房子收拾干净,住了下来。说实在的,到了真要卖房这关头,心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。父母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。这里的山山石石、花花草草他都是那么熟悉。可一旦卖出去,自己家乡的这条根就算彻底断了。想到这些,孙荣轩心里空荡荡的。

忽然,孙荣轩隐约听到西面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哭声。他心头一怵,侧耳去听时,却没有了,可能是听错了。

他翻个身,正要入睡。女人的哭泣声又传来了。这回,他听得很清楚。孙荣轩头皮开始发麻,怎么回事呢?只听那哭泣的女人边哭还边诉说着什么。孙荣轩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一幕:自家屋后的那家邻居,男人特别厉害,动不动就打骂女人。那家的女人就像这样哭诉。想到这,孙荣轩不再害怕,安然入睡。

第二天早晨,本家堂哥派儿子过来请孙荣轩过去吃早饭。路过屋后,邻居家的院子里竟然满是荒草,门户紧闭,显然很久没有人住了。一问侄子,才知道:这户人家的老两口两、三年前就被接进城里享福去了,院子已经空了很久。

孙荣轩嘴唇发干,心里隐隐发慌。到了堂哥家,他把自己的疑惑告诉堂哥。堂哥笑道:“没事。你如果害怕,今晚就让小三子陪你过去睡。”

当晚,孙荣轩叫上侄儿小三子一起住到老屋。小三子白天玩累了,一躺下就呼呼入睡。孙荣轩辗转难眠。起初,他注意着西面屋子的动静,可一直没听到什么。快至子夜时分,他正欲朦胧睡去,西面屋子里又传来女人的哭声。孙荣轩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他轻推一下小三子。小三子含混地“嗯”了一声,翻个身又呼呼地睡去了。他试着叫了几声,小三子也不回应。

孙荣轩本想不去理睬,可是西面屋子里的哭声越来越响。他趴在窗子上一看,西面屋子里有朦胧的灯光射出来,有人?

孙荣轩壮着胆子下了床,轻轻推开门,来到哭声传出的屋子门外。

只听一个女声哭着说:“我们以后上哪去呀?”

又有一个苍老的女声道:“是呀,怎么办呀?”

一个男人安慰道:“别哭了,办法总会有的。”

孙荣轩心想:什么人这么大胆,竟然未经允许住进了我们家。他推门进去。屋子里是一对中年夫妇。男的正在安慰女的。见孙荣轩进来,吓了一跳。

孙荣轩生气地质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私自住进了我家?”

那中年妇女半掩着脸抽泣着:“我们不是人,而是鬼魂……”

鬼魂?孙荣轩仔细一看,果然,这对夫妇脸色苍白,浑身上下竟无一丝人气。他吓得后退几步。

中年男人道:“你不用怕。鬼也有善鬼和恶鬼之分。我们不会害你。我们原来是住在城里的。近几年城里的房价大增。房地产商发了疯似的征地。我们的墓地被夷为平地。我俩无处可去,流落至此。有一对乞丐夫妇将这间空屋租给我们栖身。可是昨天,听说你要卖掉这几间房子。天下之大,我们也再没个去处,恐怕又要过漂泊的日子,所以在此伤心……”

孙荣轩大着胆子问:“我听见还有一个老妇人的声音,她……”

男鬼道:“她在你的身后。”

孙荣轩一回头,两张苍白的脸猛然出现在他面前,着实吓了他一跳。原来是一对老年鬼夫妇。看看他们似乎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,孙荣轩心里安然了许多。

老妇人说:“我们夫妇是对面东屋的租户。这两天,你来了,我们被你的阳气所迫,不敢进屋,就躲在这里。”

孙荣轩说:“这屋子是我的。你们说的乞丐夫妇凭什么租给你们?”

中年男鬼道:“我们来时,乞丐夫妇二人就住在这里。房子转租给我们后,他们就离开了,四处乞讨生活。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隐情。”

他们是谁?一对乞丐怎敢转租我的房子?他对男鬼说:“你们可以想法让我见见他们吗?”

中年男鬼为难道:“他们四处行乞,不好找。不过,我们找找看。你明天晚上再来吧。”

这时,天慢慢亮了。两对鬼夫妇的影子慢慢淡了,他们静静地离开了。

孙荣轩疑惑了一天。晚上,他迫不及待地来到西屋。两对鬼夫妇都在。中年男鬼道:“乞丐夫妇我们找到了。但是他们不想见你。”

“为什么?他们是谁?你们带我去吧……”孙荣轩急道。

四个鬼为难地对视了一下。

“我必须弄清其中的原委。如果你们带我去,我就不卖掉房子,让你们栖身……”

“真的?”中年女鬼惊喜地问道。

孙荣轩郑重地点点头。两个男鬼还是有些犹豫,但经不住两个女鬼的催促,只得勉强答应了。

两对鬼夫妇带着孙荣轩向庄子外面走去。穿过一片树林,走过一块田地,来到了一座水泥桥边。

四个鬼向孙荣轩一示意。孙荣轩走向一个没有流水的桥洞。里面果然有一对乞丐夫妇。他正要上前质问,却突然呆住了:乞丐夫妇看他的眼神竟是那么熟悉。

他颤声道:“爹,娘。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老两口眼中含着泪水,说:“孩子,这几年你过得好吗?好久没有见你了,我们想你了呀!”

孙荣轩泪流满面:“爹,娘。你们……”

老年男鬼上前道:“孩子呀,三年前,一场大水冲垮了你爹娘的阴宅。二老无奈,回到了生前的阳宅里,可日子同样过不下去,只得把房子租给我们赚几个钱。他们就这样将就着过日子。今天晚上,我们找到他们时,他们怎么也不来见你,怕你见了难过……”

中年男鬼说:“你进城了。可也不能忘了祖宗忘了根呀。听你爹娘说,三年来,你一趟老家也没回来过,也没给他老两口上过一次坟呀。你住在城里,你安心吗?人啊……良心啊……”

孙荣轩的娘说:“你们别说了。孩子有他的难处,我们不能拖累他呀……”

孙荣轩愧疚难当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多少次了?不知多少次了,他听到父母说这句话。上完大学,自己分到了城里时;自己结婚时;有了孩子时,父母都是这样说的。如今,阴阳两隔,父母依然是这句话。

是呀,爱你的人,即使他做了鬼,也会依然那样地爱着你,依然那样地理解你。

可是自己呢?自己简直就不是人。每天忙于应酬、忙于工作,从未想起过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祭奠一下自己的父母。

他知错了,把头深深地叩向那片曾经养育过自己的乡土……

以后几天,孙荣轩回了一趟城,借来一些钱,请人重修了父母的坟墓。坟墓修成那天,他给父母烧了很多很多的纸钱。

祖屋他也没卖,不单单因为他对那四个鬼的承诺。他想:如果有一天,自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,让他感到有所羁绊的依然是自家的那座老院子,而不是那间被称为“某单元某号”的水泥笼子。老宅永远系着他的“根”,永远是他灵魂栖息的地方。

3、牵情祖屋作文600字

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,夕阳一般遥遥地注目,在心的远景里,有那样一个牵情的祖屋,是我灵魂深处永远的天空。

——题记

寒来暑往,今又中秋,带着满心的愉悦回到祖屋看望外婆。远远地便看见烟囱上升起袅袅炊烟,而外婆定当不停地续着柴草,灶火通明,照亮了她那张平静朴素的脸庞。

那炊烟,瞬时间化成了许多长着羽翼的回忆之鸟,飞过淡淡的空间,在我的天空浅吟低唱岁月的旋律……

依稀记得儿时的我总爱窝在外婆身旁,看着外婆中指上套着铁箍戒为我纳鞋。只见外婆的手在棉布上上下穿梭,外婆的手指感觉比眼睛还亮堂。她偶尔抬起头来,慈祥的眼神仿佛穿破了我的天空,她轻声问:“囡囡,想不想穿新鞋呀?”我嘟着小嘴不停地点头。那时,祖屋成了我的天空,我像只小鸟在其中尽享欢乐。

月亮圆了又缺,缺了又圆,儿时中秋,作文惟一的私家趣味就是吃外婆亲手做的糯米饼。喷香的米粉和水成面,我和外婆一起揉揉压压,发酵、定型、加馅、调味儿,上笼一蒸,一盘通东人独有的烧饼诞生了。

外婆拨亮灶火,从门外吹来的风拂动她的银发,犹似初冬挂霜的柔枝。她把自己的感情和生命磨成细小的碎屑,揉进日子里蒸煮,以袅袅的馨香带给我无穷的幸福。

那时,我的心中无法言喻的快乐。而今每每回到祖屋,我的心事聚集又蒸发,它们如同那柴草的烟缕,在我的天空中不留痕迹。

收回过往思绪,向屋里走去,果然,外婆依旧姿态优美她端坐,不停地续着草,在我的心窝里,倍感温暖。

高贵的人把天空看作自己最大的牧场,然于我心中,牵情的祖屋是我永远的天空,置身于此,每一片白云均是祖孙情深的诉说。在这里,我一切的忧思挂虑都已远去,所留下的是刻骨铭心的眷恋。

本文作者简介
作者姓名汪华斌 作者年龄14岁零2个月
在读学校邯郸市滏春中学 在读班级初三9班
性格特点轻浮 家庭成员爸爸、妈妈
平时爱好下棋 平均成绩90分
指导老师姚曼 老师职务任课老师

4、猜你喜欢: